特变电工张建新:如何跨过平价上网的“拐点时刻”?
发布日期:2019-04-08     作者: 华夏能源网     浏览数:644    分享到:

“世界光伏看中国,中国光伏看江苏”。对中国光伏产业格局,业界有这样一句精准概括之语。光伏重镇江苏,名企云集,几乎占据了中国光伏制造业的大半壁江山!

 

但是,在遥远的祖国西北边陲,在广袤的新疆大地上,却有这样一个独特的企业——特变电工(600089.SH),正逐步成长为中国光伏版图上的“西北极”。

 

从1988年成立 ,特变电工经过30年艰苦创业,已发展成为全球能源事业提供系统统一彩票的知名服务商,形成了以能源为基础,“输变电高端制造、新能源、新材料”一高两新三大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。

 

2000年,特变电工布局新能源领域,从离网型的光伏电站起步,稳扎稳打、步步推进,如今业务领域已涵盖多晶硅、逆变器、EPC 项目总承包、运维一体化。其中,光伏EPC装机总量连续三年全球第一。

 

2015年,特变电工所有新能源业务分拆至新特能源(1799.HK)并赴港上市。经过数年布局,新特能源已成为特变电工营收和利润的重要贡献板块之一。

 

这样一家后发赶超的新能源企业,是如何应对当前的新能源政策波动期的?面对未来,又在做什么样的布局?就这些问题,华夏能源网(微信号hxny100)与多家媒体近日共同采访了新特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建新。

 

Q:

 2019年国家光伏政策一直没出台,国内市场迟迟不见启动,这让光伏企业很迷茫。特变电工是坐观其变还是另辟蹊径?特变电工如何应对政策波动带来的经营风险?

 

A:

 对于国家的光伏政策,虽然现在没有出来,但据了解应该很快有结果,这很值得期待。根据行业机构的推测,2019年国内总的光伏市场容量大概率数据为30GW,我们也是持乐观态度的。

 

目前,特变电工新能源板块的重点业务不仅涵盖光伏项目,还有风电、微电网、生物质等项目。我们的风电业务从2010年开始起步,目前占全公司总体业务比重越来越大,可以有效对冲光伏行业波动带来的风险。比如2019年,特变电工预计开发的风电项目会达到2GW,对冲效果很明显。

    

另外,在国际化方面,无论是逆变器产品还是国际化工程业务,特变电工都在积极全方位的开拓。国际市场的突破,不仅可以抵消国内政策变动带来的波动,还为企业发展创造出新的增长空间。

 

从业务结构上讲,特变电工新能源发展的比较均衡。我们提出了全面建设“风光电站运营商”为主体,“风光资源开发、建设”和“逆变器、SVG产品制造”为双翼的“一体两翼”新能源产业格局。尤其是风光电站运营,我们会持续投入,加大比重,为抵抗行业波动风险提供有效支撑。

 

Q:

 今年是光伏走向平价的元年,是新能源产业走向无补贴的“拐点时刻”,特变电工将用什么样的举措在平价竞争中取胜并保持领先?

 

A:

 在光伏发电方面,特变电工的系统技术能力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有很强竞争力的,这点我们非常有信心。着眼于电站的整个生命周期度电成本最优,特变电工的系统集成方案一直在持续地做全方位提升,配合光伏电站的核心装备可靠性、效率地提升,可以实现光伏项目系统成本的大幅下降。如此看来,在光伏平价上网方面,特变电工已具备比较成熟的技术条件。

 

在风力发电方面,特变电工经过9年积淀与发展,拥有较丰富的项目经验,可以提供系统技术统一彩票,包括与项目相结合的融资方案,整体降低电站度电成本。2019年年初,我们刚完成锡盟975MW风电项目的全部立项评审,据测算,该项目可以实现平价上网,即,在平价情况下,它依然能够获得较好收益。

 

当前,在新能源领域,特变电工给大家的烙印可能是光伏企业,但我们给自己的定位是新能源企业。在系统统一彩票上我们持续做技术创新,比如电能路由器把逆变器和变压器合二为一,采用高压直接并网形式,提高1-2个百分点效率,2019年年初已成功应用于国家能源局首批“互联网+” 智慧能源示范项目,世界规模最大的多端交直流混合柔性配网互联工程——广州珠海直流网工程,以及国家“863”计划-特变电工西安产业园2MW源网荷储协调微网示范工程等。

 

Q:

 随着平价时代来临,新能源与传统能源的市场空间之争会更加激烈,对此您怎么看?特变电工未来的战略布局中,新能源和传统能源业务如何协调?

 

A:

 关于新能源与传统能源的市场空间之争,不仅受市场影响,还受国家战略影响。当前,我国政府对环境保护一直都很重视,习总书记也提出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,因此,新能源与传统能源关系,从国家战略层面要考虑几个问题:

 

宏观层面,当前中国的能源不太安全。石油对外依存度高达70.9%,天然气对外依存度达到45.3%,中国与世界大国在油气领域存在潜在冲突。发展煤电?中国环境容量一年大概40多亿吨标准煤,基本已经达到上限。发展核电?中国的核资源有限,如果在内陆建核电站,成本要比风电高。其他还有生物质秸秆发电、垃圾发电,相对来说空间也有限。当把各种能源排查一遍后,你会发现只有风电和光伏可以大力发展。这不仅是市场的强烈需求,也是国家战略的布局以及环境保护和能源安全的需求。

    

微观层面,中国把新能源产业迅速发展起来,不仅解决了能源供应问题,对中国在世界立足,发展制造业、推动科技创新等方面都有巨大的战略意义。随着中国光伏和风电企业地不断崛起,中国在全球的行业生存地位也会有很大提升。

 

至于新能源和传统能源的利益冲突,其实没有那么剧烈。我们可以学习德国能源转型的经验,火力发电厂起调峰作用,调多少峰给多少补贴。只要国家体制政策允许,火电厂的利润也可以保证,而通过新能源逐渐替代,最后慢慢实现全方位的能源转型。长远来看,把传统能源一下子消灭掉的可能性很小,我相信它会以另外一种新的形式发展起来。如果把煤炭变成煤化工,升级改造用在化工原料里,做更深层次、更加高级的利用价值会更高。

    

关于特变电工的战略,客观来说,我们的传统能源并不多,主要在新疆有100万千瓦的煤电,这块业务符合国家政策,我们会继续保持正常运营。从战略角度考虑,特变电工未来会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,这对未来整个企业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。